<sub id="bsjar"></sub>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旅
 
傾情張臂的一個擁抱
 
 
2016-01-08 16:31:45  來源: 燕 斌
 

     在外出回來的火車上,我突然聽見身后有個熟悉的聲音在叫我。我反射性地轉過身,定睛一看讓我大吃一驚。果然是我高中同學,而且是我當年的同桌。就在我看清他時,他似乎也確認了我的面容。幾乎在同一時刻,我們都激動地奔向了對方。在人群中,確切地說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我們二人無所顧忌地緊緊擁抱在一起。只為“慶祝”這種他鄉遇故知的驚喜。在擁抱中,他貼近我的耳旁激動地說:“沒想到啊,真沒想到我們這輩子還能再相見,真的很高興。謝謝,謝謝你當年來醫院看我,真的非常感謝!”聽到他再三地感謝,反倒令我感到無比慚愧。
  那是三年前的一天,我回到老家過中秋。剛回到家,母親就告訴我同村的一個發小已經進了精神病醫院。”我聽后大吃一驚。覺得不可思議,這怎么可能呢?這位發小和我從小一起長大,并且從小學一起同學,一直“同”到高中畢業,上大學時還同在一座城市。我對他的了解,可謂無所不知。在我看來,他就是一個大小孩,在我的印象中,似乎沒有什么事情能夠令他傷心和難過。這樣一種性格的人,怎么可能得精神病呢?可事實畢竟是事實,聽說還很嚴重。發作時,六親不認,見誰打誰,對其父母也不例外。
  第二天,我趕緊叫上我另外一個發小,買了些水果和食品到醫院去看他。精神病醫院就在我們鎮上,離我們家很近。雖然離我們家很近,但那里高墻深院,老百姓都很忌諱那里。我生平也是第一次去過這種地方。正常人對這地方,難免會有幾份驚恐,我也不例外。走近后,我發現這地方有點類似于監獄。病房是兩排房子,中間是一條走廊過道。走廊的入口處,有一扇鐵門緊鎖著。鐵門口有穿著白大褂的醫生,二十四小時值班守著。走廊的另一頭,則通往醫院內的高墻大院。院子無門,是全封閉式的。
  經過值班醫生的允許,友善地打開鐵門讓我們進去。進去后,我們一間間病房看過去,以搜尋我那位發小。當我們看到右側第三個房間時,終于找到我那位發小。我大聲叫他,他也一眼認出了我,并和正常人一樣熱情地迎過來招呼我們進去坐。正當我要進發小的病房門時,我忽然聽到有人在叫我。我扭頭望去,發現在相隔四五個房間的斜對面有個人正疾步朝我走來。由于走廊很昏暗,我一時未能看清對方的模樣。待他走近后,我才發現那是我高中時候的同桌。在相認的那一刻,我們都無比驚喜。是的,在我心里,他就是我的同學,而并非是什么精神病人。
  在擁抱時,我輕拍著他的后背,安慰他說:“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你很堅強,你一定會好起來的。我相信你,真的。”他說:“謝謝,謝謝!我會的,謝謝你今天來看我。你能來看我,我很高興,很高興,真的!”他再三念叨著說了好幾個“謝謝”,幾個“很高興”。說話間,我分明感到他有些哽咽,并有滾燙的淚滴到我的肩膀上?吹剿蘖,我再次安慰他:“堅強起來,兄弟!我相信你一定行。你以前一直是我們的榜樣,以后也同樣能做到,我堅信這一點。”
  稍微平靜后,我們一起來到我發小的房間,一起吃我們帶過來的水果和飲料。我們一邊吃著,一邊聊曾經在一起讀書時的趣事。談笑間,我沒覺得他們倆和常人有什么區別。過去的人和事,他們依然記得那么清晰。說說笑笑,一起輕松愉快地度過了一個下午。分別時,他們一直把我們倆送到鐵門外,依依不舍地向我們倆揮手作別。
  在回家的路上,我感到非常的困惑和內疚。我困惑于當他們見到熟悉的人和談起熟悉的事時會是那么的正常。我在想,當他們清醒的某些時刻,用正常的思維觸摸到那么異常的環境時,從心理上會感受到怎樣的悲涼?與此同時,我也感到非常內疚。我內疚于那位同桌的錯覺。因為他一直堅定地認為我是特地去看望他的,而實際上不是。因為此前我并不知道他也在那里住院?墒俏艺娴臎]有勇氣告訴他真相,因為我怕那樣會挫傷他的自尊。
  那次過中秋,只在家呆了兩三天就回去上班了。在回去上班前,由于時間倉促,就沒再去醫院看他們了。直到我年底回老家過年時,才再一次見到了我的這位發小。他已經康復出院,回到家里靜養。我特地到他家去看望他,同時進行了一次長談。他說在我上次來醫院看望他們一個半月后,我那位同桌便恢復正常而出院了,F在娶了個老婆,夫妻倆在他們老家鎮上開了家規模挺大的超市。日子過得還算不錯。他還特地跟我說,自從我那次去醫院看望他們后,我那位同桌便會三天兩頭地說起我。說起曾經和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貞浳胰绾文托牡亟趟龌瘜W題,無私地和他分享從家里帶到學校的菜或其它食品。他說言語間充滿感激,并且特別感謝你那次去醫院看望他。
  隨后,我的發小分析說:“你那次來醫院看我們,應該給了那位同桌很重要的心理幫助。因為見到你后他會時常陷入對往事美好的回憶。由此漸漸從錯亂無序的思維中回到現實。”他說:“之前他的錯亂癥狀主要是沉浸于“研究”數學,他一天到晚沉迷于數字中,并整天念叨著要成為數學家。他見到你之后,好像漸漸忘記了要成為‘數學家’似的,我感到很奇怪。”聽了發小的分析和陳述,我也感到非常意外和震驚。沒想到自己一個不經意的舉動,能對一位老友影響這么大。這次在火車上的交談,似乎也應驗了上次發小的分析。因為過去這么多年了,他居然還記得上次我到醫院看望過他。
  常言道: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在漫長的人生道路上,我們無法預知自己何時會身陷逆境或身處人生低谷。也無法預知當我們身陷逆境之時能否得到親人或朋友的援助。但有一點我們一定能做到,那就是在他人身處困境中時,我們一定要真誠地拉他一把。盡可能地給予他們物質上的或精神上的幫助。即使心有余力不足時,也可以真誠地支援弱者一個擁抱。因為,這至少可以在精神上,給予他們力量。這種力量,常能使困境中人,在黑暗中看到光明,在絕望中看到希望,在死亡的陰影中看到一線生的希望。
  只要我們心中有愛,舉手之勞的一點幫助,傾情張臂的一個擁抱,我們人人都可以做到。

(來源:長治縣新聞網
 
  保存本頁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分享到:
 
      上一篇:雪之魂
      下一篇:父親與算盤
 
 
  新聞中心:   縣區人文   縣區焦點   數字報刊  
  推薦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產學融合 匠心育人|讓職教的“鞋”更適合就
長治縣新聞網 記憶中的年味兒
長治縣新聞網 珍惜世間友誼
長治縣新聞網 太行抗日故事新編之:秤 砣 駭 敵 突 圍 記
長治縣新聞網 父親與算盤
  熱點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產學融合 匠心育人|讓職教的“鞋”更適合就
長治縣新聞網 記憶中的年味兒
長治縣新聞網 珍惜世間友誼
長治縣新聞網 太行抗日故事新編之:秤 砣 駭 敵 突 圍 記
長治縣新聞網 父親與算盤
山西·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主辦 網站備案號:晉ICP備12008552號 山西中聯科創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關鍵字: 上黨區論壇
           
 
千禧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