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bsjar"></sub>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黎都記憶
 
李貴珍:一個返鄉知青的人生軌跡
 
 
2015-06-16 16:05:48  來源:長治縣新聞中心 崔保鎖 馮安順 司中樞/文 向 崢/圖
 
1.jpg

李貴珍在家務農
 
2.jpg

李貴珍(左一)、司中樞、馮安順三位老支書赴大寨參觀與郭鳳蓮合影
 
3.jpg

四清運動后中村村新成立的領導班子(三排右一為李貴珍)
 


 

  “農村是一個廣闊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為的。”
  因為出自開國領袖之口,這普普通通的一句話就有了巨大的鼓舞性和號召力。上世紀60年代,伴隨著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熱潮的興起,各地農村出身的初高中畢業乃至大學畢業生也紛紛返鄉務農。就是在這種形勢的激勵下,1964年8月1日,時年22歲的李貴珍攜一紙文憑,挑一卷鋪蓋,決然欣然地走出長治二中校門,興致勃勃地踏上了回家的路。
不吃皇糧思務農
  李貴珍出生于1942年,自幼家境貧寒,一家老小全靠父親種二畝薄田勉強維持生計,常常衣不蔽體,食不果腹。解放后分得了土地、房屋和農具,生活有了轉機。父親把美好的未來寄托在自己的兒子身上,盼望他讀書成材,當大官掙大錢,光宗耀祖,幸福全家。
  李貴珍也真是塊讀書的料,入學后順風順水,一路攀升,1961年以優異成績考入長治二中。在長治求學時,正值“知青運動”最火爆的年月,周明山、董加耕、邢燕子等知青的先進事跡陸續見報,引起轟動。“聽從黨的安排,到最艱苦的地方去接受鍛煉和考驗”成為當時最響亮的口號。
  這期間,李貴珍的思想也在悄然發生著變化。在他的潛意識中,父親長期灌輸的“讀書做官論”是那樣狹隘自私迂腐可笑。他覺得,只有聽從黨的召喚,在自己所摯愛的黃土地上摸爬滾打,奉獻出全部的青春和熱血,干出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來,那才是最榮耀的。于是,他暗自決定:高中畢業后不升學,不找工作,立志返鄉務農。當他將自己的意愿講給父親的時候,父親勃然大怒道:“放屁!全家人省吃儉用供你念書,難道是為了回家打土坷垃?你不嫌敗興,我還嫌敗興哩!再犟,我揍死你!”
  李貴珍是個有主見的人,正所謂“認準一條道,九牛拉不回”。任憑父親好說歹說,正說反說,他愣是不改初衷。
  返鄉后的當年10月,我縣大量招收公辦教師。作為優秀高中畢業生,李貴珍只要前去應考,準定會被錄用,父親催他好幾次,他橫豎拗著不去;有人介紹他去縣銀行上班“吃皇糧”,也被他婉言謝絕。
  蔭城鎮中村位于長陵公路西側,是個依山臨水的村子。清亮的陶清河像一條閃光的玉帶,晝夜不停地在村頭緩緩流淌;西山雖然并不高峻奇險,卻松柏蒼翠雜樹蔥蘢,在一馬平川的上黨盆地,也算是一道獨特的景觀。
  村子好,人也好。李貴珍高中畢業生返鄉務農,雖說有悖常情,卻并未招致多少側目和非議。老支書安根大叔親切地對他說:“難得你這位大秀才回來了,咱村正缺少識文斷字的,連個管賬的都選不起來,你就當會計吧!”
  就這樣,李貴珍返鄉不久便當上了村里的會計。當時,因為村上“文化人”奇缺,李貴珍不僅能寫會算,而且手腳勤快,為人謙和,所以凡與“文”有關的事,都一股腦兒推給他:作計劃、寫總結、搞預算、填報表……甚至有人寫入團、入黨志愿書,也找上門來要他“代筆”,從早到晚忙得團團轉。有人問:“干這么多活兒,一分額外報酬也沒有,你沒意見嗎?”他呵呵一笑:“這說的哪里話,我只不過多讀了幾年書,大家把我當寶貝,教我干這干那,我都高興不過來,哪還有什么意見!”
  自任職之日起,李貴珍起早搭黑,廢寢忘食,一門心思搞工作。不僅賬目管理得清楚規范,井井有條,沒有絲毫徇私舞弊現象,而且不講條件,不計報酬,干了許多“份外”工作,因此在干部和群眾中聲譽鵲起。1965年12月,他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1968年3月,又以絕對優勢當選為中村大隊革命委員會主任。
文革中的“世外桃源”
  李貴珍當選中村大隊革命委員會主任之時,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狂飆已掃蕩了共和國的每一個角落。滿街大字報,到處“紅海洋”。“造反有理”、“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口號喊得震天響,文革的火越燒越旺——“革”的范圍越來越大,“革”的對象越來越多。一批又一批各級黨政領導干部、文化藝術界名家巨匠以及其它各界社會精英被揪斗、被毆打、被關押、被剃成陰陽頭掛牌游街示眾。
  從1968年起,包括長治縣在內的整個晉東南地區已經開始了大規模的武斗。各組織各派別之間因立場觀點不同而反目成仇,刀兵相見,就連長治縣最高學府——韓店中學這個文人聚集的地方,都響起了密集的槍聲,并有三名學生在武斗中喪生。好些農村的紅衛兵組織也離開世代堅守的黃土地進城起哄。長子縣劉周娃的一顆燃燒彈,使長治面粉廠的數十萬斤小麥頃刻之間化為……面對失控的局面,李貴珍只能順時應變,在自己的管轄范圍內設法穩定局勢,減少損失。
  運動開始不久,社會上便出現了打砸搶。中村街上也有人張貼大字報,個別人故意尋釁滋事,唯恐村上不亂。李貴珍發現苗頭不對,心急如焚。為了避免局勢進一步惡化,他在各種會議上和公共場合大聲疾呼:“搞運動不能走歪門邪道。俗話說‘民以食為天,吃飯第一’。我們當農民的,就是要種地,要打糧食。如果全國的老百姓都放下鋤頭去當‘運動員’,把地撂荒,到頭來,工人吃啥?干部吃啥?解放軍官兵吃啥?我們自己吃啥?誰能靠喝西北風活命?”
  他責成專人,將“抓革命,促生產,促工作,促戰備”的大幅標語掛在街上,寫在墻上,貼在辦公室里。還安排全體革委委員深入群眾,觀察動向,一發現風吹草動,立即針對性開展工作,把各種不安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
  不僅如此,在那些異乎尋常的日子里,只要工作允許,李貴珍常常一大早就扛起鋤頭上地,用自己的行動去影響周圍群眾。村上好些人說:“人家李貴珍是知識分子,每天讀書看報聽廣播,形勢看得透,政策吃得準,他都帶頭上地了,咱還胡鬧個啥?現在不把地種好,以后老婆孩子誰養活?”
  就這樣,由于干部與群眾協調配合,共同努力,所以在“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革命中,中村大隊沒有打砸搶,沒有奪權,沒有武斗,人們一如既往地過著平靜的生活,從事正常的生產勞動,從而成為十年浩劫中的“世外桃源”,李貴珍功不可沒。
以企興村謀發展
  文革中未受到干擾破壞,領導班子團結務實,自然要謀求發展?墒窃谀菢右粓隹涨暗睦做L暴中談發展,未免太“不合時宜”。思來想去,猶豫良久,再三斟酌,李貴珍決定橫下一條心,斗膽“逆潮流而動”。
  文革前,黨和政府關于農村工作的大政方針是“以糧為綱,農林牧副漁全面發展”,但具體實踐起來卻困難重重。彼時集體和個人都窮得丁當響,別說搞農建辦水利買農機,就是辦一個小型養豬場,也得蓋棚舍買豬苗備飼料,沒有足夠的啟動資金,就是神仙也束手無策——錢,已成為制約農村經濟發展的瓶頸。如何才能突破這個瓶頸,實現生產運作的良性循環呢?李貴珍在苦思冥索。
  他首先想到開煤礦。國家勘探隊已經查明,不僅中村一帶,整個長治縣地層下面就是一個大煤田。煤質好,總儲量約42億噸。如果能源源不斷的挖出來,不就能興村富民嗎?想歸想,要真正納入計劃,還必須考察現實的可能性。
  李貴珍爬山涉水,到好幾處煤礦走訪咨詢。業內人士告訴他,開煤礦可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要建房,要掘井,要抽水,要通風,還必須購置開采、裝運、起吊的全套設備,至少需要20萬元的巨額投入。20萬,好個嚇人的數字!它像一座無形的大山橫亙在面前,無奈,李貴珍他們只好暫時放下這樁心事。
  放棄“好高騖遠”,立足小打小鬧。李貴珍把目光轉向青石與黃泥——把青石燒成石灰,把黃泥燒成磚塊,不照樣能賺錢嗎?
  1968年春,兩個投資不大、技術含量不高的“短平快”項目正式投產。燒制的石灰雪白無夾生,出窯的磚塊火候足,造形規整,遇水不爆不裂,都是上好的建筑材料。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銷路不好——石灰5塊錢一車,磚2分錢一塊還賣不出去。
  是啊,此時正逢舉國上下搞“文革”,各級領導班子半數癱瘓,還會蓋樓堂館所?公職人員每月掙三四拾塊工資,老婆是農村戶口的,糧款都湊不齊,誰家蓋得起新房?社員上地掙 “大寨工”,一個勞動日兌現3毛、5毛,能兌現8毛、1塊的就算“高標準”,連柴米油鹽都買不起,還去興工動土?
  隨著時間的推移,賣不出去的磚塊一垛挨一垛屯滿場地,銷不出去的石灰淋雨后變成一堆堆隨風飛揚的粉末。萬般無奈,創辦不久的磚窯與灰窯只好停產歇業。
  煤礦流產了,磚窯、灰窯停產了,并不代表李貴珍會自暴自棄、偃旗息鼓。他在反思中窺察商機、蓄勢待發,隨時準備投入下一輪拼搏。
  1969年后,文革風浪漸趨平緩,中央在大政方針上作了某些調整,國民經濟有所恢復。
  一天早晨,李貴珍在野外散步。他望著滿溝滿坎白花花的陶土眼前一亮:毛主席號召“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提倡“藏糧于民”,缸是糧食的最佳儲器,如果就地取材開缸窯,肯定有較好的發展前景。他將自己的想法講給大家,得到普遍支持。
  幾經周折,1971年4月,糧缸試產成功。缸體溜圓,釉質光亮,不透氣,不滲水,敲一下聲如洪鐘,確為缸中上品。大隊安排營銷人員四出招商訂貨,銷路大暢。不僅在當地熱銷,還裝上火車,一批又一批銷往多個省區,年利潤在5萬元以上。——在當時,這可是一個不小的數字哩!
  不久后,李貴珍又精心籌劃,創辦了大隊翻砂廠,澆鑄鐵火、鐵鍋、鐵管和下水道鐵箅等。做工細,質量高,銷路好,經濟效益也相當可觀。
  兩個小型企業的成功創辦,使集體的家當日漸豐厚起來,社員的勞動報酬從每工6毛錢猛增到9毛錢,全村男女老少人人心滿意足,個個笑逐顏開。
乘勢率先開煤礦
  1978年,中央召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徹底改弦易轍,把全國人民的主要精力從階級斗爭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鄧小平“發展才是硬道理”的著名論斷得到普遍認同,我國經濟發展逐漸步入快車道,日益勃興的鄉鎮企業被稱贊為“異軍突起”……
  1980年,李貴珍擔任中村黨支部書記之后,中村黨支部積極配合中村公社黨委,把黨的組織建設、思想建設、作風建設與社會主義新農村的發展與建設緊密結合起來,著力推行“三聯三包五到家”,創造了一套農村基層黨建工作的成功經驗,被譽為“黨建一枝花”,成為全縣、全區及至全省的先進典型。
  此時,無論“大氣候”還是“小環境”,都為李貴珍提供了大顯身手的廣闊天地。在一次支委會上,他振振有詞地說:“我們要辦礦。政策允許,條件成熟,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我們要把地下的資源變成手中的財富,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中村開煤礦的消息像長了翅膀四處傳揚。河南某工程隊找上門來,要求承攬掘井工程。隊長一進門便放下2000元現金和一塊上海牌手表作為“登門禮”。這可是一顆重磅的糖衣炮彈,足以俘虜一個不健康的靈魂。
  李貴珍不是樣板戲中那些“高大全”式的人物,他有私心,有貪欲,也想把日子過得稍微滋潤一點兒。當時尚未發行百元鈔,厚厚的一沓票子和名表擺面前,具有強大的誘惑力。李貴珍腦海里也確實出現了“私字一閃念”。但他畢竟有良知,有識別和抵御歪風邪氣的能力,再大的誘惑也不至于使他財迷心竅利令智昏。經過短暫的思維調整之后,他嚴肅地向對方講:“這份厚禮我不敢‘笑納’,要承攬工程,不僅要競價投標,還要考察你們的技術水平和施工質量,而且不是我一人說了算,要村委會民主協商。”
  幾經輾轉,最終以8萬元的優惠價承包給了浙江某工程隊,隊長郜同興。雙方于1981年3月8日簽訂了書面合同,隨即開工動土。
  與此同時,李貴珍另外組織了兩套人馬。一套搞地面設施建設,燒荒伐樹,平整場地,修建辦公室、宿舍、食堂、澡塘、廁所等;另一套搞職工隊伍建設,招聘人員,組織學業務,學管理。還特意聘請兄弟礦技術人員講解安全作業的一般常識和操作規程,講解冒頂、透水、瓦斯爆炸和粉塵污染的防范和臨危應對辦法。
  礦井直徑2米,深80米,挖掘砌甃工程如期告竣。三通——通路、通水、通電均按計劃付諸實施,其它后勤準備工作也基本就緒?删驮诩磳⒄酵懂a的緊要關頭,資金卻出現了缺口;I資的潛力已挖掘殆盡,而好些不可或缺的機器設備尚未購置到位。怎么辦?李貴珍搜腸刮肚,無計可施。萬般無奈,他召開支村兩委會民主商討,試圖群策群力解決問題。這還真是個好辦法。有人說:“咱村的馮政在中央煤炭部十處工作,好歹是個當干部的,咱登門求助,看他能不能幫得上忙。”
  李貴珍一聽這話,把桌子一拍當機立斷:“這是個好主意!他那么大個單位,只要肯于幫忙,我們的問題就能迎刃而解!”
  為了解燃眉之急,李貴珍不敢絲毫怠慢,提10斤小米、20斤山藥蛋,與村委主任張長玉、副業主任王元則立即動身,從長治火車站直奔遙遠的河北武安。這一去,可真是“瞎草雞碰上了米布袋”。
  馮政不忘故土之情,殷勤地接待了他們。馮政在邯邢煤炭基建指揮部(是煤炭部十處的下屬單位)工作,手握實權,又“專業對口”,解決李貴珍他們的問題只不過是區區小菜一碟。馮政親切地說:“家鄉有困難,我理應盡力幫助。你們列一個清單,打一個借條,這里只要有,全部無條件借給你們!”
  第二天,李貴珍在當地雇了一輛十輪大卡車去拉貨,鋼絲繩、卷揚機、切割式采煤機、吊車、焊井架用的鋼材……裝得滿滿當當,全是帶包裝的,沒有一件是“退役”下來的舊東西!
  1982年9月26日是一個值得慶賀的日子:礦上出貨了!
  天則破曉,井架上紅旗飄揚,礦井周圍人潮涌動。一陣啪啪啪的鞭炮響過,卷揚機的馬達轟響起來。一簍簍“烏金”閃著亮光從坑下提到地面,轉瞬間便堆成一座小山。人們歡喜雀躍,載歌載舞,歡慶的鑼鼓響徹云霄!
  煤礦正式投產后,恰逢煤炭市場最疲軟的時候。煤炭銷不出去,資金無法流轉,工人發不了工資,人人垂頭喪氣,個個怨聲載道。一天,李貴珍到礦上檢查工作,一個愣后生氣呼呼地迎面走來,“啪啪”搧他兩個耳刮子。因為出手重,李貴珍又猝不及防,頓時鼻孔流血,腮幫腫痛,耳朵嗡嗡作響。有人報了案,民警拿著手銬來抓人。李貴珍擺擺手:“年輕人一時火起,讓他寫個檢查算了。工人發不了工資,我也有責任。”
  第二天,他與村委主任共同商討辦法,主動外出聯系業務,逐漸打破僵局,走出困境。
  隨著國家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巨大變革,星羅棋布的三資企業雨后春筍般地迅速崛起,能源顯得異常緊缺,從而拉動煤炭市場破天荒地發生著戲劇性變化:產量供不應求,價格一路飆升。李貴珍審時度勢,與支村委主要領導共同合計,于1985年自行設計、自行施工,在原礦井西南方向200米處又打了一口直徑4米的大井。產量翻番,效益翻番,年收入在40萬元以上。
春華秋實總關情
  李貴珍與張長玉通力合作,帶領支村兩委領導班子,與廣大群眾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發憤圖強,艱苦創業,不僅增加了集體收入,而且安排百余人到村企業上班,還帶起一批搞運輸、搞銷售、搞加工、搞服務的個體戶,集體和個人都富起來了!
  對于公共積累部分,李貴珍廉潔自律,嚴格把關。不鋪張浪費,不胡支亂用,任何人都不得以任何方式據為己有。他晝思夜想,耿耿以求的是如何“把鋼用在刀刃上”。
  首先著手 “以工哺農”——種地的不抓農業,丟掉本份,豈不是咄咄怪事?那時還是“大集體”,村上拿出大筆資金來搞農建,辦水利,購買優質化肥、優良品種,搞秸桿還田,扶持群眾養豬積肥……
  由于采取了多種有效措施,糧食產量逐年上升。1973年平均畝產高達1021斤,在長治縣東南山區獨占鰲頭,光榮地出席了1974年冬季在平順縣西溝召開的勞模表彰大會。
  1988年秋,全市大搞農田基本建設,口號是:“珍惜方寸土,留給子孫耕。”中村又出“大手筆”。經過詳細考察和科學論證,李貴珍與張長玉做出決策:投資10萬元,開山取石,在陶清河東側的漫漫河灘上筑壩圍田。從始至終歷時兩個月,順河水走向筑起千米大壩,然后發動群眾車拉、肩挑、手提,在附近山上取土墊地,擴大耕地面積近100畝,翌年即收獲小麥3萬多斤,被譽為長治縣農建工作的一面旗幟。長治市政府獎錦旗一面、獎金8萬元,
  發展和建設是相互制約又相互促進的辯證關系,李貴珍在抓發展的同時,始終沒有忘記抓建設,按他自己的說法,就是“建設與發展螺旋式良性互動”。——李貴珍畢竟是一位出類拔萃的高中畢業生,與一般農村干部相比,他的所作所為,往往蘊含著更多的科學分析與理性思考。李貴珍同志在中村擔任主要領導職務歷時40年,F將其在物質文明建設和精神文明建設方面的主要業績按時間順序羅列如下:
  1986年投資2萬元,打吃水井一眼,免費將自來水管道鋪進每一農戶,全村群眾都吃上了清洌甘甜的自來水。
  為了豐富群眾業余文化生活,充公發揮文學藝術的感染教化作用,李貴珍個人牽頭,投資1萬多元,組建“中村紅義落子劇團”。共抽調具有各種藝術專長的青年男女50余人,聘請長治市藝校的專職教師親臨輔導。既表演傳統劇目,也表演自編的快板、歌舞、短劇等,歌頌好人好事,宣傳黨的方針政策。不僅在本村本縣演出,還曾到周邊8個縣多次演出,幾乎場場爆滿,觀眾好評如潮。
  1990年投資10萬元,建成一棟集教室、實驗室、圖書室、儀器室和教師辦公室于一體的二層教學樓,并更新了課桌凳,購置了圖書、實驗儀器和體育器材,徹底改善了辦學條件,結束了多年來學校占古廟,學生住危房的歷史。
  鑒于古老的舞臺逼仄破舊,村委辦公室低矮潮濕用房不足的現狀,1995年李貴珍自主設計了舞臺與辦公樓合二為一的“連體結構”,隨即投資15萬元,三月開工,七月建成。舞臺端莊典雅,辦公室寬敞明亮,并配置了漂亮的辦公桌椅和時髦的沙發茶幾,彰顯了中村干部和群眾與時俱進的做派和不甘居人后的精神風貌。
  為了優化居住環境,改良小氣候,也為了村民出行方便快捷,于1995年投資15萬元,將中村通往長陵公路的便道著力打造成 “精品一條路”。先用瀝青鋪設路面,然后以每株25元的價格從河南某林場購進千余株優種柏樹苗,采取科學移栽、科學管理、黨員具體承包的辦法,不僅全部成活,而且20年來茁壯成長,毫發無損。如今樹干粗壯挺拔,濃蔭遮天蔽日,各種美麗的鳥兒出沒其間,成為一條聞名遐邇的漂亮的林蔭大道。
  2004年,李貴珍年事已高,主動讓賢,成了一個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領著政府每年發給他的1200元生活補貼費,他很知足,一天到晚總是樂呵呵的。為了繼續發揮余熱,近年來,他又成天扛著鋤頭、打著赤膊,前往中村北河邊的高坡上,斬荊棘,劈樹叢,揭草皮,刨卵石……使亙古以來人跡罕至的荒僻之處變成一片疏松平整的耕地……
 

 

(來源:長治縣新聞網
 
  保存本頁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分享到:
 
      上一篇:李達將軍在長治縣
      下一篇:劉家莊慘案始末
 
 
  新聞中心:   縣區人文   縣區焦點   數字報刊  
  推薦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下好牢——蔭城繁華的一個注釋
長治縣新聞網 兩個八路鬧戲園
長治縣新聞網 黎都:那一抹多彩記憶
長治縣新聞網 黎都:那一抹多彩記憶
長治縣新聞網 不要忘歷史 建設新長治
  熱點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下好牢——蔭城繁華的一個注釋
長治縣新聞網 兩個八路鬧戲園
長治縣新聞網 黎都:那一抹多彩記憶
長治縣新聞網 黎都:那一抹多彩記憶
長治縣新聞網 不要忘歷史 建設新長治
山西·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主辦 網站備案號:晉ICP備12008552號 山西中聯科創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關鍵字: 上黨區論壇
           
 
千禧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