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bsjar"></sub>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黎都記憶
 
李達將軍在長治縣
 
 
2015-04-03 15:37:08  來源: 李保文
 

    李達是陜西眉縣人,1931年參加革命,曾任太行軍區司令員、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參謀長、國防部副部長等職。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1958年調任國家體委副主任兼國防體育協會主任。1963年,毛主席認為當前中國社會中出現了嚴重尖銳的階級斗爭,被推翻的剝削階級、地主富農,總是企圖復辟。為了打擊和粉碎資本主義勢力猖狂進攻社會主義,中央決定花六至七年時間在全國農村進行一次以“四清”(清政治、清經濟、清組織、清思想)為主要內容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1965年9月,李達就率領國家體委的同志來到了山西省長治縣,擔任柳林公社“四清”工作團團長兼政委。
  那年,李達61歲。
“要準備打仗”
  李達是1965年9月14日上午率領“四清”工作團來到柳林的。陪同他來的有晉東南地委第一書記王尚志、第二書記兼地區“四清”工作團團長仝云、晉東南軍分區政委袁健、地委副專員程首創、長治縣委書記尹正南等人。李達當時是行政四級干部,是中央首長。地方上的領導接待這么高級別的人物,顯得有些拘謹。李達很直爽,說:“你們把我送到柳林就行了,該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他在辦公室和臥室里看了一下,出來瞧見晉東南軍分區的那輛美式 “吉普”還在院里停著,就讓柳林公社書記張林山帶路,沿整個柳林大地轉了一圈;貋砗,李達要公社的通訊員姚樹清繪一張《柳林公社地形圖》。姚樹清花半天時間把圖繪好了。李達拿過來一看,說:“柳林村東有條小河,河上有座橋,你怎么沒畫上?”姚樹清就是本地人,倒把那座小橋忘了,李達才看了一眼就記住了。他說:“千萬不敢粗心,萬一打起仗來,很可能因為我們不知道這兒有個小木橋,最后吃敗仗。我們要準備打仗。”
  李達一般不熬夜。只要晚上不開會,他早早就睡了?稍豪镆挥袀風吹草動,他就醒了,他還保持著戰爭年代高度的警惕性。一天半夜,李達起床了,說聽見院子里有動靜。他一起來,住在公社大院里的人就都起來了,連地委書記﹑縣委書記也匆匆忙忙地從長治城里趕來了。因為那時階級斗爭的形勢很嚴峻。幾十個人晃著手電筒角里旮旯排查了一夜,也沒發現什么東西。到天明了看見有個梨子掉地上了。那時公社院里種著一棵梨樹,秋天梨子熟了,晚風一吹就掉下來了。就是這輕微的一聲響,熟睡中的李達都聽見了。
  李達戎馬一生,軍人氣質很重。他給各村的工作隊長開會,說幾點開就是幾點開。有次開會寺莊村的工作隊長遲到了,李達就讓他站在那里開了半天,弄得這位隊長很是難堪。他參加省委第二次農村“四清”工作會議后,連夜就返回柳林,在工作團內部傳達。第二天又召開各村工作隊長﹑指導員會議,布置省委的任務。他要各村的工作隊長每天晚上都來公社集中,把當天發生的事情向他匯報。李達血壓高,間歇性頭暈?蓵炦^那陣后,一爬起來就去下鄉、開會。柳林公社有個領導同志,有事沒事喜歡和女同志在一塊坐坐,李達就說:“干什么這是?有事一句話說完就對了,和個女的坐在那里泡什么蘑菇。”因為李達是中央首長,所以柳林工作團的一些做法就被當成了經驗,地委書記說要學習柳林,縣委書記也說要學習柳林。李達聽了就不滿意,他說這次全區有98個公社進行“四清”,每個公社都有自己的實際情況,都要按柳林這一套來,那晉東南地區不就成了個大柳林公社了嗎?
  李達有兩個愛好:聽收音機和看地圖。大清早起來他就拿著那個紅顏色的半導體收音機,在公社門外聽,甚至上茅廁時也在聽。他在了解國際國內的大事。那時收音機在農村很稀罕,早起的群眾就遠遠地站著看。李達瞧地圖瞧上了癮,他的辦公桌上擺滿了世界地圖、中國地圖,還有山西省地圖、長治縣地圖。沒事時他會趴在桌子上整整看一天。去其他地方參觀或開會時,他也總是跟當地的領導要地圖看。他把每個地方的山脈﹑河流﹑道路﹑水井都死死地記在了腦子里,一旦打起仗來,不拿地圖也能指揮戰斗。
吃紅蘿卜
  “四清”時的柳林公社設在一座叫“九龍宮”的古廟里,中間是五間正殿,東西兩下各有五間廂房,南房是排二層小木樓。公社的同志把西廂房的三間屋子打掃干凈,做了李達的臥室。又把東廂房的二間屋子騰出來,做了李達的辦公室。公社大院就成了“四清”工作團團部。
  為了李達的安全,長治縣委抽調縣公安局的李大眼來到柳林,還把縣機關灶上的丁太盛師傅調去給他做飯。按規定,李達應該吃小灶?伤f:“這里又不是北京,和同志們在一塊吃大鍋飯吧!”丁師傅做好飯后,大眼就給他端到臥室?啥肆藥滋炖钸_不讓了,他到灶房來吃。那時公社灶上連個飯桌也沒有,就幾個高矮不一的木頭墩子,李達就坐在墩子上吃。有次吃罷飯他問丁師傅,把玉茭面拌成疙瘩和胡蘿卜纓子摻起來,再灑上些蔥花和鹽,這叫個什么飯?丁師傅說:“這叫 ‘爐圪壘’。”第二天中午丁師傅就做了一頓“爐圪壘”,李達吃了說好。這是本地人常吃的一種飯。原來當年他和劉伯承、鄧小平一起轉戰晉東南時,就常吃這種飯。
  不管是在公社灶上吃飯,還是下鄉吃派飯,李達常常是吃罷了自己洗碗。丁師傅很是過意不去,說:“我就是個做飯的,叫我洗吧!”李達說:“這有什么?當了一輩子兵,養成這個習慣了嘛!”他居住的小西屋子又矮又潮,公社領導考慮到他年紀大了,怕冷,就給他縫了一件厚褥子?擅貢蛉鹈癫灰,說首長說了,不能接受當地政府的一點東西。長治縣委為照顧首長的生活,也送些油茶等營養品來,他也不多喝。他最愛吃的是紅蘿卜。長治縣盛產紅蘿卜,公社的灶房里就放著好幾麻袋。李大眼每天晚上揀兩個洗凈,放在火爐子上烤熱,李達吃得津津有味。
  李達下來時沒帶專車,晉東南地委或者長治縣委遇個什么事,都要派小車來柳林接他。晉東南軍分區的領導考慮到將軍年紀大了,好幾次提出來給他配輛專車,可李達不要。而他畢竟是六十多歲的人了,下鄉跑上一天就累得不行。沈瑞民提出買輛自行車,他同意了。李達騎了一輩子馬,不會騎自行車,就在公社院子里學。沈瑞民和李大眼攙著他學了好幾天,累得滿頭大汗也沒學會。李達說:“不學了,這比走路還費勁。”那輛“飛鴿”牌自行車就讓姚樹清騎了。
  柳林距長治城有四十多里路。晉東南地委為照顧老將軍,給他在地區賓館安排了一套里外間?伤挥衼黹L治開會時才住幾天,大部分時間是住在柳林公社的那三間小西屋子里。有次公社主任申旺興跟他去地委開會,一進那房間,見地上鋪著地毯,墻上掛著窗簾,茶幾上擺滿了水果、糖,還有“大前門”煙。一個小公社主任哪見過這場面,申旺興瞪著大眼滿屋子看。李達請他吃糖,請他抽煙,還問:“這地方好不好?”申旺興說:“好。”李達說:“好你就在這住上幾天吧!我是要回柳林了。”申旺興當然不敢。
不評“五好”
  李達很尊重地方干部。柳林公社“四清”工作團有位副團長,叫韓琦,是高平縣人,被抽調來長治縣搞“四清”。剛開始時韓琦不多說話,黨委會上只是靜靜地聽。他覺得李達是中央首長,其他幾個副團長、副政委也都是國家體委的司長、處長,是大干部,自己說不說無關緊要?珊髞黹_會時,李達點名要他發言。李達說:“韓琦同志,你長期在基層工作,你對農村很了解,我想聽聽你的意見。”韓琦見李達平易近人,也就敢把自己的建議說出來了,以后也敢主動工作了。
  1966年春的一天,申旺興想開個現場會,全面推廣“一掛鞭”、“小錯銨”等先進的種植技術。李達同意了?晒ご箨牴ぷ麝牭囊晃桓标犻L說:“這幾天四清正緊,這會我們就不參加了。”李達知道后,把這位姓李的副隊長叫到公社,說:“你在北京城呆了幾十年,麻麥谷黍豆你懂不懂?莊稼是怎樣長出來的,你知道不知道?人家當地干部在土里滾蕩了半輩子,還不清楚什么時候該干什么不該干什么?”把個工作隊長訓得低著頭不敢言語,當天晌午就來找申旺興道歉。李達經常對工作隊員說:“你們都是搞體育的,知道怎樣打籃球,怎樣打乒乓球?赡銈儾欢r業,不懂就不要裝懂,就不要去干涉人家。”
  1965年11月15日下午,柳林公社“三干會”結束后,李達要沈瑞民給長治縣委寫一份匯報材料。沈秘書說:“咱們是中央派來的工作隊,還給地方匯報?”李達說:“不管是工作隊還是地方,都在黨委領導下。記住以后不能有一點輕視地方黨組織的思想。”沈秘書寫成后,李達逐字逐句做了修改,姚樹清就騎上自行車給尹正南送去。工作團在一些重大問題上,也總要報請長治縣委,縣委批準了,他們才執行。長治縣委送來個什么文件、通知,李達也要仔仔細細地看上好幾遍,他在努力貫徹縣委的決定。
  但也有例外的時候。
  1965年底,一股評“五好”之風在全國盛行,“五好”就是政治好、思想好、作風好、軍事好、紀律好。長治縣委“四清”政治部也發出通知,要各公社“四清”工作團把“五好”名單報上去。李達對此就很反感,說:“非五好不行,六好七好還不行哩!”1966年3月在全公社召開的學 “毛著”大會上,他又說:“柳林公社、大隊過去評出的許多五好社員、五好職工,不是有很多人已成為這次運動的重點對象,有的甚至是血債分子了嗎?現在四清還沒搞完,有的系統又讓評五好職工,這樣做不僅會模糊階級界限,而且會轉移階級斗爭的目標。因之,目前不能搞。”(據原始檔案記錄)
  柳林公社這次就沒有評“五好”。
莫二孩要“毛選”
  為保密起見,李達這次下來,化名“李千”?伤谔猩睫D戰多年,有許多老部下、老熟人,他一露面就都認得他了。“李司令回來啦!”的消息還是不脛而走。
  一天,一個漢子背著個大布袋來到柳林公社,要找李達。李大眼警覺地走上前,問他干什么?李達才從屋子里走出來,這漢子就敬了個軍禮,叫聲“李司令”,哭了。李達問:“你怎么來了?”漢子答:“聽說你在這里,我來看看你。”原來這是李達做太行軍區司令員時的警衛,叫莫二孩,是黎城縣下黃堂大隊人。因在“上黨戰役”中負傷,離開部隊回家休養,已經二十多年沒見面了。李達問他背的是什么?他說是自家種的核桃、柿子,說著就解開口袋倒出來,紅棗、核桃、柿子便滾了一院。李達就喊公社里的人都來吃。莫二孩在公社吃了一頓午飯,下午要回黎城了。李達問他有沒有什么事情要辦,他說沒有,就是來看看你。李達掏出五十塊錢來給他,他不要。他見辦公桌上放著一本《毛澤東選集》,那是國家體委印制的精裝本“毛選”。就說:“給我這本書吧!”他就要了這本“毛選”回了。李達看著這位部下愈行愈遠的身影,對申旺興說了一句話:“太行山的人民好!”
  還有一次,仝云陪他去石圪節煤礦參觀。剛進去,就有個人跑過來給他敬禮,說:“李司令好。”原來是礦上的工會主席,過去也是李達的部下。仝云說:“中央讓給你保密,可走到哪都有人認識你,這密還怎樣保?”
嚴格要求隊員
  柳林公社的“四清”隊員都是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好戰士。1961年在第26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上,獲得中國男子團體冠軍之一的傅其芳,也是柳林公社的“四清”工作隊隊員。他不多說話,社員們挖麻池他也挖,社員們擔茅糞他也擔,可大家不知道,他就是廣播匣子里常提到的世界冠軍。國家體委摩托車俱樂部教練秦克寧,看到東呈大隊社員牛才順家里貧寒,大冬天還穿著單衣,就把自己的棉衣、絨衣脫下來給他穿。當時中央規定所有的“社教”隊員必須和貧下中農實行“三同”——同吃同住同勞動。而社員家里都很窮,有的人家甚至一天三頓是圪糝稀飯配酸菜。工作隊里南方來的同志端著碗吃不下去。時間一長,由于營養不良,許多隊員都餓浮腫了。
  李達每隔幾天就要去各村工作隊看看,摸摸這個的臉,捏捏那個的腿,一有浮腫的,馬上調到公社團部灶上來吃飯。世界冠軍傅其芳,那時在東呈大隊下鄉。李達一來到東呈,就拉住他的手,問他吃的是什么飯?吃飽了沒有?關愛之情頓生。村供銷社也有賣餅干、糖果的,但那時物質供應緊張,李達要求隊員誰也不能去買,不能同老百姓爭食物。后來由于得浮腫的隊員越來越多,中共長治縣委就下了個文件,規定凡是吃派飯的 “四清”隊員,一律自己起灶,生活條件才有所好轉。
  李達對隊員的要求很嚴,他說:“我們是從中央機關下來的,一舉一動都關系到黨中央的形象。無組織無紀律,叫老百姓怎樣看我們。”隊員們去社員家吃派飯,每天交三毛錢、斤二兩糧票。農歷十月初十這天,長治縣有吃糕的風俗。糕是一種油炸食品。李達說:“現在油很貴,交三毛錢不行。”隊員們這天就得多交五分錢。故縣公社有個叫馬超英的隊員亂搞男女關系,李達就當即處分了這個隊員。鮑村工作隊的王克己,違反黨的政策,為“四不清”干部喊冤。李達就召開工作團黨委會,撤銷了王克己小組長的職務。
召開“三干會”
  1965年柳林公社的“三干會”開得真叫別扭,大小隊干部死活不愿意來開。自從1963年小“四清”以來,村干部就都成了敵人,一開會不是打就是罵,F在又要開會,誰還敢來?這種敵對思想不單反映在村干部中,機關干部中也存在。公社布置會場的兩個同志,在主席臺上貼了兩條標語,寫的竟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李達對召開這次“三干會”很慎重。原來準備10月25日開,可他覺得還沒準備好后,就把會議推遲了。光他在大會上的一個動員報告,秘書就改了好幾遍。原稿開始首先講國際國內形勢,說美國侵略越南如何遭到失敗,蘇共新領導繼續執行修正主義路線如何不得人心,毛澤東思想如何成為全世界人民勝利前進的燈塔云云。李達認為在這個會上提這些不必要,他說:“現在村干部的思想還沒有安定下來,還很害怕,你說的國際國內形勢再好,他一句也聽不進去。”于是就把這部分刪掉了。李達安頓秘書:“講些能觸動村干部思想的話,再講講召開這次會議的目的和意義,就行了。”
  1965年10月28日,柳林公社“三干會”召開。李達在動員報告中講話,他說:“黨中央和毛主席對搞好‘四清’運動決心很大,花了很大力量,中央機關干部、人民解放軍排以上干部,都下來搞‘四清’,搞不好‘四清’決不收兵。但下邊的有些做法和中央的政策不一致。”李達說到這里,指了指主席臺上的兩條標語,說:“這些話是針對國民黨特務的,不是對我們自己同志的。”他讓張林山馬上把這兩條標語揭掉,用紅紙重新寫上 “向同志們學習”、“向同志們致敬”的標語。
  大會的頭一天下午,李達等團部領導還來住地看望了村干部們。問大家吃飽吃不飽,住得習慣不習慣?當他看到東呈大隊第七小隊保管陳永和六十多歲的人了,還安排在小木樓上住,上上下下很不方便時,就讓他住到了樓下。灶房的幾個大師傅正忙著做晚飯,李達就進去了,他看了看飯食不滿意,交待灶上要殺一口大肥豬,盡可能地讓大家吃飽。他還安頓事務長要看好鍋灶,防止階級敵人投毒、放火。
  那時下臺干部們開會,規定有 “三不準”(不準交頭接耳,不準請假回家,不準會見親朋)。這次會上,李達廢除了“三不準”制度。一天晚上,柳林大隊有個干部說小孩病了,想回家去住,工作隊長不允許。第二天李達知道后就讓這位干部晚上回家去住,還批評了工作隊長付趙龍同志。在編組討論時,有的工作隊怕村干部訂立“攻守同盟”,主張打破原來的行政體系。李達說:“要訂他早就訂好了,不會等到現在才來訂。”所以在分組時,誰愿意和誰在一個組就在一個組,組長也由他們選。李達的做法讓下臺干部們很感動,他們說:“李主任是從中央下來的大干部,對咱們還這樣體貼,再不交待問題就對不住他了。”于是就紛紛把自己多分多要糧款的事說出來。
  就在柳林公社召開“三干會”時,黨中央、毛主席發出了“向王杰同志學習”的決定。王杰是濟南部隊裝甲兵某部工兵一連的班長,1965年7月,他被派往江蘇省邳縣張樓人民公社幫助民兵訓練。在炸藥發生意外爆炸的危急時刻,為掩護在場的十二名民兵,王杰撲向炸藥,英勇犧牲。李達讀了王杰的事跡深受感動,他拿著那張《人民日報》連看了好幾遍。他在由各村干部參加的柳林公社“四清”工作團黨委擴大會上說:“一個徹底的革命者是毫無顧慮的,王杰同志為了革命能犧牲自己的生命,難道我們還有什么包袱不能放下嗎?”
  1965年11月10日,長治縣召開“四清”工作團政委會議,李達在會上介紹柳林公社“三干會”情況時說:“我們體委來的很多同志,原來都感到心虛,沒有經驗。個別同志雖然搞過階級斗爭,但沒有新的經驗,只是過去的老一套。開始,有些人說你們是體委的,只會打球,還能搞好‘四清’?我就告訴大家,把心虛變為虛心,要敢于革命,做到打球的也能搞好‘四清’。徐寅生不是個打球的嗎?但毛主席對他那篇講話評價很高(注:指徐寅生寫的《關于如何打乒乓球》),還要全國根據他的講話精神,學習政治、經濟、文化和軍事。我們工作隊,就要像徐寅生講話那樣,敢于革命,敢于斗爭,才能在新的革命工作中做出成績來。”(根據原始檔案記錄)
 

(來源:長治縣新聞網
 
  保存本頁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分享到:
 
      上一篇:黎都文化之旅——一座百根青石巨柱撐起來的天齊古廟
      下一篇:李貴珍:一個返鄉知青的人生軌跡
 
 
  新聞中心:   縣區人文   縣區焦點   數字報刊  
  推薦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下好牢——蔭城繁華的一個注釋
長治縣新聞網 兩個八路鬧戲園
長治縣新聞網 黎都:那一抹多彩記憶
長治縣新聞網 黎都:那一抹多彩記憶
長治縣新聞網 不要忘歷史 建設新長治
  熱點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下好牢——蔭城繁華的一個注釋
長治縣新聞網 兩個八路鬧戲園
長治縣新聞網 黎都:那一抹多彩記憶
長治縣新聞網 黎都:那一抹多彩記憶
長治縣新聞網 不要忘歷史 建設新長治
山西·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主辦 網站備案號:晉ICP備12008552號 山西中聯科創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關鍵字: 上黨區論壇
           
 
千禧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