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bsjar"></sub>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黎都文人
 
韓玉珍——“上甘嶺”老英雄
 
 
2014-09-09 10:40:38  來源:長治縣新聞中心 司中樞/文 靳 波/圖
 

01.jpg

作者司中樞正在采訪韓玉珍
02.jpg

老英雄韓玉珍
 

    凡上了年紀的人都清楚地記著1951年的“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英雄事跡,更不會忘記在朝鮮著名的上甘嶺戰役戰場上的英雄邱少云,他的英雄事跡從50年代一直流傳至今,成為全國人民學習的好榜樣,你們可知道現在在長治縣城韓店村就住著一位郝郝有名曾和英雄邱少云在一起并肩作戰、身經數戰如今仍健在的老英雄,他的名字叫韓玉珍。
  在韓店舊街南端的一條小巷里,有一座舊式四合小院,南北各三間樓房,院子被主人收拾得干干凈凈。這里就是韓玉珍老人的家。老人今年85歲高嶺,老伴早年去逝。他有一兒一女,女兒出嫁,兒子早年因病去世。
  老人提起這些傷心事,眼淚嘩啦啦地往下掉。他含著眼淚告訴我,他這個人命苦,6歲父親去世,13歲時姐姐出嫁,14歲時母親得了精神病,每天瘋瘋癲癲到處亂跑,從此他就成流浪兒,每天為一日三餐發愁。
  后來,在生活不下去的時候,老人于1947年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按說他不能走,因為當時征兵有規定,一戶一個男孩不能當兵,而他家只有一個男孩,因為當時的情況特殊就參了軍。老人在部隊和國民黨反動派作戰、和美帝國主義作戰,不知親手殺死了多少敵人。老人說:“想想那些犧牲的戰友,想想國民黨反動派和美帝國主義的罪行,自己的苦和累算得了什么,自己如今健在就是最大的幸福!”
  如今,老人一個人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他很自信,他一般不向人炫耀自己的功績,他默默無聞地一個人生活在小院里,房子雖舊,但他打掃得十分干凈。屋子里墻上的破舊鏡框內,掛著他滿是勛章的英雄照片。
  老英雄由于在部隊多年,養成了一身好習慣。被褥總是疊得整整齊齊,生活習慣很有規律。每天晚上十點左右睡覺,早上5點鐘起床,步行一個小時左右。如今老人85歲高齡,耳不聾、眼不花,精神矍爍,精力充沛,心情愉快。
  韓玉珍老人曾參加過鄭州戰役、淮海戰役、渡江戰役、西南剿匪戰役、抗美援朝戰役,先后榮立一等功兩次、二等功一次,榮立過國際三等功兩次。在老人一個發黃的小箱子里,至今還保存著八枚英雄獎章,見證著老人的那些英雄事跡。
  韓玉珍入朝參戰是1951年3月。過江后他打的第一戰是參加五次戰役中消滅美國等十五個國家組成的聯合國軍中的土耳其和敘利亞部隊,戰斗從上午10點一直打到太陽落山,共殲滅敵人一個營一個連。仗打罷了,但飛機轟炸得厲害,有個炮兵許參謀,和他到山崖下躲炸彈。敵機轟炸一段后走了,趁著這個空兒,兩個人一塊去找部隊,走到一個被我軍打爛的碉堡前,發現有兩門82迫擊炮,許參謀眼氣的很,就試打了兩發,不想全是兩發信號彈,立馬來了四架敵機,連續轟炸40多分鐘。許參謀拉著他在一旁一邊躲炮彈一邊高興的大喊:“哈哈,這下子又消耗美國至少千把美元。”
  在朝鮮,韓玉珍打得最有影響的一次戰斗是入朝半年后和美二師38團的決戰。這是美國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王牌軍,狂妄得很。上級給他們15軍下了命令,軍里又把命令下給他們44師,讓他們無論如何將美軍這個團吃掉。當時,美二師38團在西線,他們追到西線后,人家跑到東線,想從東線的元山港口坐船逃走?傻搅四莾阂院竺儡姲l現海上沒有一只船,這里既沒有鐵路又沒有公路,所以他們只能負隅頑抗。這注定是一場異常激烈的戰斗。我軍要想消滅敵人,必須通過一條趙陽江才能和美軍接上火。當時我們的軍隊追到趙陽江天已黑了,這本來十分有利于我們過江,可敵人打了照明彈,把黑夜照得如同白晝一般,飛機還在頭上不斷的轟炸。敵機炸了半個小時,天突然下起雨來。敵機來不了了,戰士們趁機過江。過了江就爬山頭,山頭上被敵機炸得光禿禿的。韓玉珍不小心從山頭上滾了下來,受了點輕傷。再往上爬的時候,他碰到了同是韓店村的王秋發。王秋發當時已是副連長,他對韓玉珍說:“祝你勝利!“說完,倆人分手。不料,王秋發卻在這次戰斗中犧牲。被我軍圍在海邊的美二師38團,經過激烈的戰斗,最終被我軍全部殲滅。
  在朝鮮使韓玉珍終身難忘的是參加上甘嶺戰役。因為在這次著名的戰役中,他曾和戰斗英雄邱少云并肩作戰。本來擔任主攻上甘嶺主峰的任務原屬他們44師,后來上面改變了計劃,讓45師主攻上甘嶺,而讓他們去鐵源打阻擊,因為打阻擊任務更艱巨。鐵源是個交通要道,有公路、鐵路,是朝鮮的南大門,南北兩邊分別是姐妹山,姐高妹低,敵人增援上甘嶺的部隊就要從兩山之間的鐵源通過。要想打好阻擊,必須先拿下鐵源兩邊的姐妹山,而敵人在這里駐有一個全部美式裝備的團。敵人的面前,是一大片長滿蒿草的開闊地,全在人家火力的有效射程之內。要想從這里接近敵人十分困難,可又必須從這里接近。部隊在拂曉前最黑暗的時候,三人分為一組,悄悄地匍伏進入敵人面前的開闊地,像蟲子一樣蠕動前進。每個戰士身上都有樹枝、樹葉將自己嚴密偽裝起來。天亮時,許多戰士已經過了開闊地,最前面的戰士已經到了山跟前。上午11時,前面的戰士已經離敵人很近了。當時,韓玉珍離邱少云潛伏地大約就1000多米遠。臨近中午,太陽直射下來,曬得戰士們口干舌燥,饑渴難耐。但戰士們紋絲不動,背著水壺不敢喝水,帶著干糧卻不能吃,只能靜靜地爬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突然,從蒿草中飛起了一只野雞。隨即,敵人的輕重機槍在野雞飛起的地方一陣狂掃。打了一陣,我方沒有一人暴露目標?墒菦]有想到是敵人又打來一發燃燒彈,正好落在邱少云身旁。身邊的蒿草和身上偽裝迅速燃燒起來,邱少云把頭緊緊地貼在地上,任憑大火肆虐。其實,他只要就地打一個滾,或將身上的偽裝除去,就能保全性命。但邱少云沒有這樣做,因為這樣就會暴露目標,全團戰士就將犧牲,整個戰役計劃就將落空。戰士們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戰友邱少云被大火活活地燒死。
  下午六時,在地上爬了整整一天的戰士們,終于等來了總攻的命令。敵人做夢也沒有想到,就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潛伏著一個團的志愿軍戰士。戰士們呼喊著為邱少云報仇的口號沖上山坡,一個個被驚得目瞪口呆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的敵人,糊里糊涂地就成了志愿軍的槍下鬼,我軍很快拿下了姐妹山。
  戰斗結束后,同志們在邱少云潛伏的地方,看見他用雙手在地上摳出一個深深的土坑……
  上甘嶺戰役整整打了20多天,鐵源阻擊戰地也整整阻擊了20多天,整個戰役共殲滅美國佬一萬余人。戰后,美軍把上甘嶺稱為他們的“傷心嶺”。
 

(來源:長治縣新聞網
 
  保存本頁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分享到:
 
      上一篇:郜仁魁——書法情結
      下一篇:原建國——北方古鎮鐵器收藏第一人
 
 
  新聞中心:   縣區人文   縣區焦點   數字報刊  
  推薦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郭萬順——抗日老兵
長治縣新聞網 李貴珍:一個返鄉知青的人生軌跡
長治縣新聞網 牛國軍------從大山里走出的雕塑藝術家
長治縣新聞網 常立新——醫者仁心
長治縣新聞網 原建國——北方古鎮鐵器收藏第一人
  熱點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郭萬順——抗日老兵
長治縣新聞網 李貴珍:一個返鄉知青的人生軌跡
長治縣新聞網 牛國軍------從大山里走出的雕塑藝術家
長治縣新聞網 常立新——醫者仁心
長治縣新聞網 原建國——北方古鎮鐵器收藏第一人
山西·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主辦 網站備案號:晉ICP備12008552號 山西中聯科創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關鍵字: 上黨區論壇
           
 
千禧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