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bsjar"></sub>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黎都文人
 
郝建國——百姓劇場大導演
 
 
2014-10-16 11:05:29  來源:李保宏 靳波 
 

412.jpg

    “演繹百姓生活,品味人生百態”,長治縣電視臺《百姓劇場》欄目這兩句主題詞,已經成為長治縣城鄉百姓時下的口頭禪。每到星期天晚上8點鐘,大家都會不約而同地換成縣臺,看《百姓劇場》,這幾乎成了他們的一種生活習慣。人們跟著劇情或哭或笑,或蹦或跳,愜意地享受著《百姓劇場》給自己帶來的歡樂……但是誰能想到,《百姓劇場》的導演竟是原長治縣化肥廠的一名退休工人,而且他還是一個做過心臟搭橋手術的心臟病患者,他的名字叫——郝建國。
      采訪郝建國老師那天,他正在輸液。那天早晨,天空飄著雪花,有點冷。推開郝老師家的門,他正忙乎著讓兒子去拍雪景。原來他最近正在籌拍一個反映長治縣風土人情的潞安鼓書段子,需要一場雪景,趁著下雪就趕緊打發兒子幫自己去拍。送走兒子以后,郝老師開始坐下來吃藥。吃罷藥以后,老伴開始給他輸液。在這間隙,郝老師感嘆自己這一生多虧老伴照顧他了,他說老伴是個醫生,要不是她懂醫搶救及時,他早不知去閻王殿報到幾回了。郝老師的老伴抱怨道:“十幾年了,哪一年不輸十幾次水?現在他這顆心臟基本上只有一半在動了,說不定哪天就徹底罷工了……”郝老師聽著,哈哈干笑了幾聲,笑得我們所有在場的人都心里酸酸的。掛好吊瓶,郝老師一邊輸液一邊講起了他與《百姓劇場》結緣的前前后后……

放電影的那段歲月給他埋下了一個夢想
     人生不能沒有夢想,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追夢者。
     郝建國出生在一個非常優越的家庭,他父親五六十年代曾任壺關縣副縣長,所以他打小就有很多常人無法比擬的優越條件。郝建國天生跟藝術有緣,他走到劇團總喜歡拉拉人家的二胡,走到照相館總喜歡擺弄擺弄人家的相機……每當他擺弄起這些玩意,他都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8歲那年,他就拿著家里的一臺黑白相機到處跑著給人照相;10歲那年,他就敢一個人登臺學人家唱戲;12歲那年,他又癡迷上了畫畫兒……1969年,初中畢業的郝建國去壺關劇團當了一名演員。
     第二年,沈陽空軍到壺關縣招飛行員,帶兵領導發現一身藝術細胞的郝建國便把他特招為文藝兵。然而,讓郝建國盼星星盼月亮盼到的結果卻是因他父親是“走資派”被剝奪了入伍資格,兵沒當成,他反而被下放到農場勞動改造。那段時間,郝建國度過了他人生當中第一段艱難的歲月。
     1972年,郝建國的父親得以平反,郝建國也翻身到長治縣化肥廠當了一名普通的鍋爐工。天性樂觀的他一邊燒鍋爐一邊哼哼唧唧地唱,還經常利用自己的特長在車間里出個板報。領導發現他的特長后就把他調到辦公室當了宣傳干事,他如魚得水,把廠里的文化宣傳工作搞得有聲有色。后來廠里買了臺電影放映機,他又干起了兼職放映員。一接觸電影,郝建國仿佛一下走進了一個五彩繽紛的世界,電影藝術讓他身上的藝術細胞進一步升華、裂變,他不由深深地陶醉在了這白色的銀幕世界中……后來,有多次進政府機關工作的機會,他都毅然放棄了。
     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郝建國租上廠里的機器開始走村串鄉去放電影。那時候,電影剛走進老百姓中間,大家看電影的熱情很高。每到一個村子,大家都像明星一樣地簇擁著他。剛掛好熒幕,村里的男女老少就聚攏到了熒幕下,他把機器支在大伙中間,跟著大伙一起看。一部片子別人看一遍,他反反復復能看幾十遍!兜氐缿稹贰兜乩讘稹贰赌险鞅睉稹贰秱刹毂贰渡倭炙隆返热罕娞貏e喜歡的影片,郝建國前前后后放了幾十場,也看了幾十遍,劇中的臺詞他基本上都能背下來。一開始,郝建國看電影看得也是熱鬧,后來他看著看著就琢磨起了鏡頭的畫面、音樂的設計、拍攝的技巧等門道?吹枚嗔,他把自己也置身于了拍電影的世界,仿佛自個手里也拿著個攝影機,或推、或拉、或搖、或跟、或俯、或仰……有一次,當他得知由王東滿的小說改編的電影《點燃朝霞的人》要在長治縣李坊村拍攝時,他欣喜若狂地騎著自行車從韓店跑到李坊去看,人家拍了多少天他就看了多少天。一次人家拍到晚上2點他就看到2點才回家,可第二天天不亮他又早早地去了……那個時候,他就突然滋生出一個夢想:假如有一天,我也能拍出一部自己的影片該多好!
     從1975年到1985年,郝建國整整干了十年的電影放映員工作。他平均每年都放百余場電影,連續七年被評為山西省電影放映系統先進個人。后來,郝建國不滿足于自己所學的知識,又報名函授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充電,掌握了過硬的攝像、新聞寫作本領。1989年,郝建國自己購買了一套攝像設備干起了個體攝像攝影。然而,正在他準備成立一家專業工作室轟轟烈烈大干一場的時候,他的心臟卻出了問題,一開始是心絞痛,后來便出現心機梗塞,從1999年到2006年,他先后出現6次心肌梗塞,每次都幸虧老伴及時搶救才又活了過來。2006年初,郝建國又因心肌梗塞住進了醫院,昏迷了整整三天,等他醒來以后,卻發現自己連大小便都不能自理……他背著老伴偷偷地抹眼淚,命保住了,但自己今后要是成為一個廢人,還不如不醒來的好。
《百姓劇場》給他插上了夢想的翅膀
    “我知道我一直有雙隱形的翅膀,帶我飛,飛過絕望。”成功,往往是留給那些有準備的人。
     2006年那次住院,老伴冒著極大的風險讓郝建國去北京做了心臟搭橋手術。從北京回來,郝建國在老伴的精心照顧下身體漸漸康復起來。身體一好轉,郝建國在心中沉寂了多年的那個夢又蘇醒了。
     2008年,長治縣電視臺開辦了一個全新的欄目——《百姓劇場》。節目一播出,就在群眾中引起了極大的反響。當時,參與拍攝的老干局藝術團李志德先生推薦郝建國在《村官》當中飾演了一個村支部書記的角色。這一次“觸電”,讓郝建國一下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標,他仿佛又回到了年輕歲月,活力四射,激情燃燒,一口氣寫出《二月二十八》《疑心生暗鬼》《香火》《今天我值班》等十多個劇本,又在《疑心生暗鬼》《選舉風波》等劇中成功飾演了劇中角色。
     促使郝建國跟電視臺真正走上合作之路,緣于他為三晉文化研究會拍攝的一部紀錄片——《雄山疊翠》。在拍這部片子的時候,郝建國心里其實也沒底,他不知道剛做了大手術的心臟要登上海拔1400多米的老雄山能否承受得?盡管家人一致反對,但天性倔強的他執意要在端午節登山拍攝。為了保險起見,他特意邀請了七八位好友陪他一路同行,他叮囑他們:“萬一不行,趕緊把我抬下來!“就這樣,他堅持了三天,三次從不同的方向登上了老雄山,圓滿地完成了拍攝工作。我在采訪郝建國的時候問他當初為什么會有那么大的勇氣?他說:“我在化肥廠工作三十多年,每年都要在端午時節到老雄山上去游玩,我對老雄山有一種特殊的感情。‘雄山疊翠’是潞州古八景之一,都說老雄山是一條巨大的臥龍,可誰見過?我早就想把這條‘巨龍’拍下來,做成片子讓更多的人去欣賞它,這是我一個多年未能實現的夙愿。”
     片子拍出來以后,在長治縣三晉文化研究會賈圪堆會長的建議下,郝建國把片子送到了長治縣電視臺。片子一播,受到了大家的廣泛好評。郝建國向電視臺領導提出自己想與電視臺合作拍攝制作《百姓劇場》的愿望,得到了電視臺領導的大力支持。2008年8月,他們達成一致,用“低成本運作模式”開始拍攝《百姓劇場》。當時正值全國第二十六個教師節即將來臨,郝建國利用一個晚上的時間趕出了《媽媽》的劇本,他要為長治縣所有的教師獻一份厚禮。9月10日晚,方言電視短劇《媽媽》在縣電視臺《百姓劇場》首播。節目播出后,郝建國先后接到十多位教育工作者打來電話向他致謝,其中有一位五十多歲的鄉村女教師在電話里只說了一句“郝導謝謝”便泣不成聲……。這種肯定和成就,就像一劑興奮劑把郝建國的創作熱情充分調動起來,之后,他又以更大的熱情投入到了《百姓劇場》的制作中。欄目在他的精心呵護下日臻完美,他創作的作品既貼近百姓生活,又具有濃郁的鄉土氣息,越來越受到百姓的關注和喜愛,F在,《百姓劇場》已經不再是一個簡單的電視欄目,已經成長為長治縣老百姓的一個公共文化平臺。全縣有數以萬計的文藝愛好者,他們不僅可以運用唱歌跳舞演小品的形式在文化興國的大韜略中一展才藝,還可以在《百姓劇場》這個平臺上過一把當影視演員的癮。有一位百姓演員在發送給郝建國的短信中這樣說:“郝導,非常感謝您給我這個難得的機會,您不但圓了我當演員的夢,而且我還在《百姓劇場》中懂得了很多道理,使我的人生得到了一次升華,我永遠不會忘記您!”郝建國這樣回復她:“不要感謝我,要感謝電視臺給咱老百姓搭建的這個好平臺,有你這樣的演員,《百姓劇場》一定會辦得越來越好!”
     觀眾的認可固然可喜,但拍片的過程并不總是一帆風順。起初,老伴看到他白天拍戲,夜里還要做后期、寫劇本,怕他身體吃不消就經常抱怨他:“你一個只剩下半條命的老頭了,還瞎折騰個甚?”子女們也與他媽站在一起,對郝建國不珍惜自己身體的行為表現出極大的不滿。郝建國理解家人的心情,但誰也無法阻攔他去追逐自己的夢想,家人看他如此癡迷,最終只好妥協了。
     一開始拍片的時候,群眾演員的積極性并不高。他好不容易動員好了一個,另一個又撂挑不干了,常常是機器準備好了,演員卻到不了位。有時候,本來已經選好的外景地卻在臨開機時發生變故,只得匆匆忙忙重新采景。這些問題,常常搞得郝建國焦頭爛額,但他從未打過退堂鼓,他堅信:風雨過后就是彩虹。
     2011年4月,為了拍好“五一獻禮片”《新馬路天使》中環衛工人的勞動場面,郝建國凌晨3點就來到大街上進行拍攝,因天氣過涼誘發心絞痛。當時家人都不在他身邊,他蹲在地上拿出速效救心丸一連吃了十五顆,半個多小時后心絞痛才逐漸緩解,他才又慢慢站起來接著拍攝……
     2011年8月,郝建國在拍攝文藝片《中秋時節話家園》的時候,需要在黎都公園的山頂上拍一場大家“舉杯邀明月”的畫面。但由于拍攝經費實在有限,他當時只準備了幾個水果和月餅,“舉杯邀明月”的鏡頭就計劃拿空杯做個樣子。這些,群眾演員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他們理解郝導的難處,組織這么一大攤子,電視臺給的那點經費摳著花還不夠,從劇本到拍攝再到后期制作,幾乎都靠郝導一個人忙活,實在忙不過來,他只能把自己的子女們動員起來……那天,大家看著地上可憐巴巴的幾個水果和月餅,實在有點于心不忍,于是有幾個演員就偷偷地出去買來了菜、買來了酒。當大家斟滿酒杯,“舉杯邀明月”的時候,郝建國滿含熱淚,拍攝完成了這組鏡頭。
 ……
    在郝建國的努力下,《百姓劇場》連續拍出《我是黨員》《臘月》《新馬路天使》《香火》《養兒未必能防老》《光棍父子》《夫妻之間》《鄰里之間》《生日》等等一大批觀眾耳熟能詳的優秀方言電視短劇,在全縣引起強烈的反響。劇中人說著自己平常說的話,演著自己身邊的故事,他們看著舒服、過癮。在長治縣廣大農村,《百姓劇場》就像是中央電視臺的《星光大道》一樣,老百姓都渴望能登上這個舞臺,演員們演過一場戲,走到哪兒幾乎都有人能認出來。一次,一個演過礦長媳婦的婦女在商店跟人家搞價,售貨員說你是“礦長媳婦”還缺錢哩?羞得她趕緊給人家出了錢跑了出來。
    《百姓劇場》在老百姓中間產生了極大的反響。郝建國幾乎每天都能接到一些群眾要求當演員的電話,有時一天能接十幾個,他心里高興地不得了。他說咱們群眾當演員的積極性這么高,這說明咱《百姓劇場》真正演到了老百姓的心窩上,現在,參加《百姓劇場》演出已經成了咱們縣一種群眾文化現象,大家都躍躍欲試,總想在《百姓劇場》中實現自己的“明星夢”……不僅百姓喜歡《百姓劇場》,就連政府機關和企事業單位也非?春谩栋傩談觥愤@塊文化陣地。2011年,郝建國受縣委組織部之約拍攝了《暖秋》、《大愛無言》、《特別的壽宴》、《腳下的路》等四部反映基層黨建工作的方言電視短;為縣新農合管理中心拍攝了三集方言電視劇《聰明人糊涂事》,成為全國首部反映新農村合作醫療的電視;為縣信用合作聯社拍攝了反映農村信貸工作的兩集方言電視劇《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又受南宋鄉護林防火指揮部之約,拍攝了反映基層護林員形象的方言短劇《王老倔的一天》……為此,山西省影視協會特別授予長治縣《百姓劇場》欄目2010年度優秀欄目獎。提起未來的打算,郝建國說:“現在好了,我的工作不僅得到了家人的理解,兒子女兒也都加入了我這個制作團隊。社會上也得到了關注和認可,電視臺領導也非常支持,我一定好好努力,讓老百姓在這個文化平臺上‘樂有所為、樂有所求、樂有所獲’,力爭把《百姓劇場》打造成我縣的一個新的文化品牌。”
他想打造長治縣的文化名片
     “天上下雨地下流,小兩口打架不記仇,白天吃的一鍋飯,黑來睡的一枕頭”……提起潞安大鼓,郝建國張嘴就來一串詞兒。
 他說,我們長治縣擁有眾多內涵豐富的人文景觀、文化遺跡和繽紛璀璨的民間民俗文化。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潞安大鼓、上黨八音會、上黨梆子、上黨落子、干板秧歌、民間花燈、剪紙、根雕以及黎都燈會、旺火、社火等。潞安大鼓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上黨八音會、干板秧歌為省級非遺保護項目,黎都社火、黎都旺火為市級,還有不少縣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上黨梆子如今被人家晉城注冊成非物質文化遺產了,作為上黨梆子兩個流派之一的咱長治縣的“三義班”也面臨失傳的危險。還有咱長治縣的潞安大鼓,我們過去的好多段子都已經失傳了,焦天保、于書田到目前為止只留下兩個錄音鼓書段子。過去有個唱潞安鼓書的師愛玉,一聽說今天師愛玉要唱,十里八村的老少連飯也不吃就去了,只可惜她老人家唱的段子一個沒留下,更不要說錄音了。如今,年輕人都不喜歡看潞安大鼓了,就更沒人唱了。還有干板秧歌,西火那一帶是干板秧歌的發源地,那里流傳著好多膾炙人口的段子,咱們文化人士應該多下去收集整理,傳承下來。還有咱們的神話故事、民間傳說也是非常具有地域特色的民間瑰寶,如果我們不去收集整理,它們就會在民間自生自滅。
     最近,郝建國聽說咱們縣有人還能演“趙公明耍大牙”,盡管只能耍四個他還是高興的不得了,張羅著要去拍下來。他說,過去人家能耍六個大牙呢,如果不趕緊留下點視頻資料,恐怕日后四個牙也沒人會耍,想看也看不上啦……。
     郝建國說,他作為長治縣三晉文化研究會和長治縣民間文藝家協會的理事,有責任把本土文化拍攝成一套系列電視片,用視頻資料的方式保存下來留給后人。這些片子他計劃大概分為幾個篇章來拍攝:一是廟堂文化篇;二是民俗文化篇;三是古村落篇;四是說唱文化篇;五是雕刻書畫篇;六是名人文化篇;七是民間故事傳說篇。這一系列片子到目前為止已經完成了《琚寨玉皇觀》《黎都燈韻》《雄山疊翠》《長青情愫》《雄山勝景牛神廟》等五部,待全部完成以后,將是我縣一套完整的文化視頻資料,如果有來賓來咱們長治縣,咱們可以把這些東西刻成光盤作為文化產品贈送給人家,這不僅是一份好的禮物,還可以藉此把我們長治縣宣傳出去。不過,民間文化保護和傳承需要我們更多的人參與進來,如今,咱政府部門這么重視文化發展,我們的民間文化如果在我們這一輩人中再失傳,我們都將是罪人!
      郝建國身上,有很多閃光點:他對夢想的執著,他處逆境的樂觀,還有他對傳承民族文化那份義不容辭的責任……他,是一個勇于追求人生價值的人!
 
(來源:長治縣新聞網
 
  保存本頁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分享到:
 
      上一篇:趙國祥——好支書的“幸福觀”
      下一篇:郜仁魁——書法情結
 
 
  新聞中心:   縣區人文   縣區焦點   數字報刊  
  推薦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郭萬順——抗日老兵
長治縣新聞網 李貴珍:一個返鄉知青的人生軌跡
長治縣新聞網 牛國軍------從大山里走出的雕塑藝術家
長治縣新聞網 常立新——醫者仁心
長治縣新聞網 原建國——北方古鎮鐵器收藏第一人
  熱點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郭萬順——抗日老兵
長治縣新聞網 李貴珍:一個返鄉知青的人生軌跡
長治縣新聞網 牛國軍------從大山里走出的雕塑藝術家
長治縣新聞網 常立新——醫者仁心
長治縣新聞網 原建國——北方古鎮鐵器收藏第一人
山西·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主辦 網站備案號:晉ICP備12008552號 山西中聯科創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關鍵字: 上黨區論壇
           
 
千禧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