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bsjar"></sub>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黎都人文
 
太行抗日故事新編之:
 
秤 砣 駭 敵 突 圍 記
 
2017-01-18 11:05:26  來源: 王德運
 

    日軍第二次侵占長治縣城 (1939年7月)后,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民主政府轉移至壺關、平順山區,長治地區的抗日斗爭進入最為艱苦的歷史時期。一方面,日偽為強化治安,依托城鎮、公路迅速構建起 “格子網”,并以此為依托四處掃蕩,對我抗日軍民實行慘絕人道的“三光”政策;另一方面,以聶士慶為首的“撥浪隊”又忠實地執行蔣介石、閻錫山的“反共剿共”政策,公開與人民為敵:他們忽而白天身著偽軍軍服跟隨日寇清鄉掃蕩;忽而夜間穿著國軍軍裝,假借抗日之名搶糧抓丁,抽捐要款……
     戰事紛紜,敵偽猖獗。為應對復雜局面,長治縣軍民在中共太南地委和太行四分區的領導下,先后組建了武工隊、游擊隊、游擊小組、縣獨立營、區干隊等抗日武裝,與敵偽頑展開了爭鋒相對的斗爭。此間活躍在縣域賈掌、西池、西故縣一帶的二區區干隊,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支隊伍。
賈掌、西池、西故縣位于縣域東部山區,此處東依太行抗日根據地腹地壺關縣,向西則俯扼交通要道長(治)—陵(川)公路,對敵我雙方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地位。因此,早在縣城第二次淪陷后,日軍西田部隊就役使鄉民,于韓川村東的五谷山修筑了牢固的據點,有一個中隊常駐于此。這群毫無人性的法西斯強盜,每每外出掃蕩,必會將人數不等的抗日人士或無辜群眾抓回據點,施以活人當靶、軍犬撕咬、鐵烙火燒、投池下石、剖腹挖心、困餓水牢等酷刑……一時間,五谷山成了人間地獄的代名詞。與這股敵人作斗爭的,正是成立于1942年底的二區區干隊。
     其時,二區區干隊的主要任務有四:一是配合野戰部隊攻擊敵偽據點,粉碎敵人掃蕩;二是抗擊、消滅四處抓丁、搶糧的小股敵人;三是宣傳黨的抗日政策,發動群眾積極開展對敵斗爭;四是深入敵占區,鞏固發展抗日編村政權,保護區村干部……本故事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
     農歷六月,正是玉米拔節及胸、潞麻似熟未砍的時節,波浪狀起起伏伏的青紗帳淹沒了黎都大地的山山嶺嶺。連日來,二區區干隊在西池一帶利用青紗帳與敵周旋,割電線、擾據點、除漢奸,著實給了敵人一個不小的下馬威。敵偽幾度反撲無果后,惱羞成怒,頻頻派出暗探偵探我方駐地,妄圖將我一網打盡。敵變我變,鑒于前一階段的作戰行動已經取得戰果,我方疲勞至極,區干隊于是決定撤離西池一帶,化整為零,分組前往外圍進行隱蔽休整。這次帶隊前往東苗編村一帶進行入戶隱蔽休整的是一名姓李的排長。
     乘著黑魆魆的夜幕,李排長一行數人在荒山野嶺中默默行進著。當他們行進至東苗編村山頭自然村時,已是夜半時分。饑腸轆轆中,幾個人稍加商量,便決定雞不鳴狗不叫地偷偷進村,在一個熟悉的堡壘戶中喝口熱水、墊補墊補肚子,好好睡半宿,天明前再神不知鬼不覺地出村,一路向東,就此消失在五谷山深處。
    山頭村位居東苗村北2華里處,是個僅有二十余農戶的小山村,地處偏僻,交通不便。一座座破敗的院落和土坯房,一處處歪歪斜斜的土窯洞依崖靠嶺、隨彎就勢,七零八落在溝壑之間、濃蔭之下。能勉強算得上出村通道的就只有那條寬不盈米、七拐八彎、不上就下的東苗路了。
這次為李排長他們提供入戶休整方便的堡壘戶居住在村子深處:四不靠鄰,一處壁立十數丈的黃土崖下,三孔土窯洞坐東朝西一字排開,高大的夾板墻外密植著玉米,院門正對著一大片麻地,很適合戰士們休整打尖。偷偷尋摸進村,用暗號叫開堡壘戶院門,安排好隱蔽崗哨后,李排長他們這才小心翼翼地進院入戶、打尖休憩。
     窩窩頭就咸菜配開水,一頓飽餐后,戰士們洗腳的洗腳,擦槍的擦槍……就在大家忙得一不亦樂乎的時候,放哨的小戰士突然破門而入,只見他臉色煞白,氣喘吁吁、結結巴巴報告說:我……我們……被……被包圍了!
     “媽的,剛拆卸開武器,老黃就來了!”小聲的咒罵后,是一陣輕微的桌椅晃動聲。
    “冷靜!”排長厲聲說道,“包好槍支,自找武器迎敵,突圍后長井頭會合!”說話間,他已順手將擺放在桌上的一柄秤砣握在手里,然后猛吸一口氣,吹滅了油燈。
    漸趨冷靜的戰士們也紛紛找來菜刀、火柱、鋤柄、搟面杖等家伙握在手里,面色悲壯地跟隨在排長身后沖出房門,隱身在院門兩側。李排長則悄悄躬身上前,將耳朵附在門縫上。
    不用問,此刻,村子里早已是一派亂象:雞飛狗跳叫聲、爭搶聲、扯拽聲、哭喊聲、腳步聲在全村各個角落此起彼伏著,然后萬流歸宗般匯聚在過來,雨水倒灌般順著門縫兒涌進李排長的耳朵。
    屏聲靜氣,劍眉緊鎖,略加思忖,李排長又將右眼附在門縫上向外望去。
    這一望可不要緊,李排長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只見院門外已燃起幾個火把,鬼子、偽軍影影綽綽的,從忽閃的槍刺和發亮的鋼盔推斷,僅聚集在院門前的鬼子漢奸,往少里說也有二十幾人。
    就在李排長向外觀察的當兒,敵情又有了變化:在幾枝火把的引領下,又有一隊鬼子偽軍聚攏了過來。光焰忽閃中,只見一個五短身材、面目猙獰的鬼子指揮官對著院門嘰里咕嚕幾下,左手向左、右手向右用力一揮,然后雙手箕張,掌心相向,猛地往中間一合。霎時間,這批敵軍就兵分兩路,迅疾向院墻兩側撲去——前面堵截,兩側包圍的態勢由此形成。
    “院子里的八路游擊隊,你們已經插翅難飛了,趕緊放下武器投降,皇軍優待俘虜……負隅頑抗只有死路一條!”
    在偽軍漢奸聲嘶力竭的勸降聲中,六七名戰士、十幾道目光,齊刷刷地望向了李排長。
    李排長則一動不動地地閉眼沉思者、盤算著:敵強我弱,且突圍的最佳時機已經喪失,咋辦?己方已被敵人合圍,眼下敵人只咋乎勸降,不急于進攻,并非敵人仁慈,而是因為不摸我方情況,不敢近戰、夜戰罷了,一到天亮,那可就是他們的天下了!為今之計,只有破釜沉舟,拼命一搏了。翻墻突圍,我明敵暗;正面突圍,敵明我暗……只有出奇制勝這一條路可走了!
    想到此處,李排長劍眉一揚、牙關一咬,先用手勢暗示戰士們“即刻突圍”,隨即雙手順勢插入門縫兒,猛地發力往回一拉。吱扭一聲,院門洞開。不等外面的敵人反應過來,李排長又猛地揮手,將秤砣拋出。唰——咣當——噗通噗通。唰,是秤砣劃破夜空的聲音;咣當,是秤砣掉落在門外石階上的聲音;噗通噗通,是敵人驚慌失措,連忙雙手抱頭臥倒在地的聲音。
     趁之敵人一愣神的功夫,李排長他們已是連聲斷喝,揮舞著菜刀、鋤柄、搟面杖等各種新式裝備,箭步上前,虎蕩羊群般穿越敵群,鉆到對面的麻地里面了。
     未聞炸彈響,只覺屁股疼;起身四下看,麻地刮冷風;槍聲密如雨,鞭炮來送行。待一切風平浪靜后,鬼子小隊長這才回過神來,先是瞪圓了蛤蟆眼死死盯著側臥在石階上的鐵疙瘩一陣發愣,繼而將五官擁擠不堪的丑臉脹成了豬肝色,還嫌不丟人,又猛然拔出指揮刀呀呀一陣亂劈,八格牙路聲中,指揮鬼子漢奸將堡壘戶的窯洞點燃,這才垂頭喪氣地收兵返回韓川五谷山據點。

(來源:長治縣新聞網
 
  保存本頁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分享到:
 
      上一篇:生活需要“斷舍離”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新聞中心:   縣區人文   縣區焦點   數字報刊  
  推薦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太行抗日故事新編之:
長治縣新聞網 生活需要“斷舍離”
長治縣新聞網 夸夸阿強美發店
長治縣新聞網 “雙拐青年”巧手繡出《清明上河圖》
長治縣新聞網 郭平鎖:鄉土文化的守護傳承者
  熱點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太行抗日故事新編之:
長治縣新聞網 生活需要“斷舍離”
長治縣新聞網 夸夸阿強美發店
長治縣新聞網 “雙拐青年”巧手繡出《清明上河圖》
長治縣新聞網 郭平鎖:鄉土文化的守護傳承者
山西·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主辦 網站備案號:晉ICP備12008552號 山西中聯科創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關鍵字: 上黨區論壇
           
 
千禧彩票网